欢迎访问: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奸杀马嫂

奸杀马嫂



  镇上的窑子开张後,我这未尝过女人味的真是想去见识一下,但一看那不争气的家伙,就泄了气,今天又只能独自痛苦了,想到这,我连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  无事可干,我在院子里闲逛,其实也没什麽好逛的,来来去去也只是几个地方。忽然我听到一阵水声,是在伙计用的洗澡棚里传出来的。“嗌?不是都出去了吗?谁还在那里洗澡?”我有些奇怪。走过去,从满是裂缝虫孔的门板看进去(大男人洗澡是不怕人看的,所以我们对这扇破门没任何意见)。


  在洗澡棚昏暗的光线里,我看到的是一个白白的身体,但看不清这人的脸,不过可以肯定不是伙计里的任何一个,我们又怎会有那麽白!哦,我记起了,马嫂好像说过她那里的水龙头坏了,还叫老李迟些去修,难道洗澡棚里的是她?

  这时,棚里的人转过身来,果真是马嫂,她正抬起头让水柱喷到脸上,一脸享受得很的神色。不过,吸引我的不是她的脸,而是她那赤裸裸的身体,丰满的乳房,圆鼓鼓的,尽管已经是四十多岁了,但还是没有多少下坠的感觉,褐红的乳头就象两粒大葡萄嵌在白馒头上。有些发粗的小腹下一片浓密的阴毛,被水打湿後整齐地粘在皮肤上。

  马嫂把手伸到下面,仔细地洗着。我定神看着,长那麽大,还没有在这样近的距离看过女人的身体,活生生的女体与看那些色情杂志上的女人的感觉是决然不同的(当然,杂志上的女人是漂亮多了)。忽然,我感觉到下身一阵发涨,多麽熟悉而又久违的感觉,低头一看,胯下的家伙竟奇迹般地恢复了往昔的雄风,把裤裆撑出了一个帐篷,一阵狂喜之下,我叫了出来。

  声音一出口,就知道糟了,棚里的马嫂喝了一声∶“谁在外面!”我赶紧跑开,身後传来马嫂的声音∶“臭小子,给我站住!”天,她竟追了出来!我慌得都不知道该往哪里逃,居然一头冲进了马嫂住的房子里。

  “看你往哪里逃!”我正呆呆的不知往哪里跑时,马嫂已追了进来。

  “啊,我还以为是那个遭瘟的偷看老娘,原来又是张仁你这小色鬼。”马嫂一把揪住了我的耳朵,“走,到派出所去,看牛哥不割了你的卵蛋!”

  我乱摆着双手,直叫∶“不要,不要啊!我不是有意的,饶了我吧!”

  “上次见你那丑样就知道你是个小色鬼,这次还想饶你?走!”马嫂用力一扯。惊慌之下,也顾不得疼痛,我用力将手一拨,拨开了马嫂的手。

  “好啊,居然还敢还手!”她扑过来撕打,我用手护着头脸,拼命想跑,但马嫂又抓住了我的衣领,我有些发狂了,用力一推,“砰”的一声,马嫂整个身子撞到了墙上,又软软地瘫倒在地上,她撞晕了过去。

  我喘着气,看着她,我忽然发现,她的衣服是那麽的少,那只是件极其薄的化纤短衣,也不知道是没有擦乾身上的洗澡水,还是因剧烈动作而出汗的原因,衣服居然是水湿而透明的,我可以清楚看到两点褐红的乳头,还有深凹的肚脐。

  至於裤子也是一样,两腿间的黑色浓毛也是清晰可见,看来马嫂是匆匆穿上衣裤就追出来的。

  我吞了一口口水,鬼迷心窍一般直望着她的胴体,她的双眼紧闭,胸口一起一伏地。我蹲下,战战兢兢地伸出一只手,到了马嫂的胸前,却又停住没胆量摸下去。一咬牙,我的手从她敞开的领口伸了进去,一下抓住了滚圆的乳房,柔软的手感,就象抓住一团最软的面团,而硬硬的乳头刺激手心的感觉就让我热血沸腾。我把两只手都伸过去,用力地揉捏,双乳在我的手中像橡皮泥一样变换出各种奇怪的形状。

  不多久,我就不满足於对乳房的蹂躏了,此时我的胆子已大了起来,轻轻一拉,就把马嫂的裤子脱掉,一团如乱草般的乌黑阴毛上,星星点点地沾着一些水珠,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淫秽感觉。我试着把一根手指插入她两腿中间,很滑腻,抽插了几下,就觉得那里有一些水样的东西渗出来。我把手指抽出来,上面是粘糊糊的液体,闻了闻,酸酸臭臭的,真有些恶心,但不知为什麽,却又闻了又闻,好像在自我虐待一般。

  我分开马嫂的双腿,仔细观察她的阴部,与色情杂志上的照片大致一样,但难看多了,轻轻捏捏裂缝最顶端的一粒红红的小珠,那儿居然涨大了不少,还有水不住渗出。我把自己的裤子脱下,再现雄风的家伙弹了出来,只觉涨得慌,好不容易挤了一泡尿,才舒服了些。把紫红的菇头对准马嫂那,我深深吸了口气,把身子一沉,整根东西毫无阻碍地插到了底,自自然地,就开始进行活塞活动,阵阵快感让我陶醉万分,没有听到马嫂轻微的呻吟声。

  松弛的阴道,让我很难快速达到最高的快感。许久,才觉得尾骨一酸,积存多年的精子争先恐後地冲到了马嫂的子宫深处,尽管如此,我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。离开了马嫂的身体,看着自己沾满淫水精液的下身,我微笑起来。

  “张仁,你┅┅居然敢强奸老娘┅┅”微弱的声音,却让我魂飞魄散,只见马嫂挣扎着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我一把将她拉倒在地,飞身压住她,马嫂扭动着身体,“放开我,你这杀千刀的色魔,放开我!”

  我哀求道∶“马嫂,别┅┅别喊,我这就走,不要喊,你一叫,我就完了,可怜可怜我,就当我不对,我不是人,我该死,求求你,别喊┅┅”

  “休想!来人啊!抓色魔啊!强奸啦!┅┅呜┅┅”

  我一手捂住她的口,一手掐住她的脖子。

  “不许喊!不许喊!不许┅┅啊!”当我发现马嫂的脸成紫色,舌头也伸了出来时,我连忙松开手,叫道∶“马嫂,马嫂,不要吓我啊!马嫂,马嫂┅┅” 不管我怎麽喊,马嫂却没有一丝反应,只是用死鱼般的眼瞪着我。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,居然没有了一丝呼吸,刚才还是温热的身体也渐渐僵硬,马嫂死了!

  是我杀死的!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被小流氓玩弄的妈妈 下一篇:上了卖黄盘的处女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